首页>热点聚焦

商业银行法修正案通过 删除存贷比“红线”

发布时间:2015-06-29 09:00:16

 6月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案修正案(草案)》,草案删除了贷款余额与存款余额比例不得超过75%的规定,将存贷比由法定监管指标转为流动性监测指标。
        会议决定将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若通过,将意味着《商业银行法》20年的存贷比指标硬性考核将终结。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接受表示,此次修订仅涉及存贷比单一条款的修订,人大常委会审议之后就会生效,最快7月落地实施。删除存贷比“红线”:刺激效果可能不如预期
        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顾潇啸认为,贷存比考核的取消将从根本上缓解银行高息揽存的行为,降低货币利率的季节性波动,稳定利率预期:截止15年1季度银监会口径的商业银行贷存比为65.7%,未触及75%监管红线,但部分股份制银行贷存比达到上限,中小型银行则长期受制于高贷存比,影响信贷发放能力。取消贷存比助于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真正降低融资成本,有利于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和优化经济结构。
        近期财政政策渐成稳增长主角,重点领域投资力度加码,需要解绑信贷政策配合,财政信贷齐发力,助于经济短期企稳回升。
        但也有不一样的观点,民生证券分析师李奇霖点评称,存贷比取消后,信贷不一定会大规模上升:当前信贷疲弱源于缺乏有效融资主体,基建托底+房地产长周期衰退+新增长点青黄不接叠加银行风险偏好回落,存贷比并非直接约束。此外,还有资本充足率和贷款额度限制,因此,信贷不一定会大规模上升,也不一定利空债市。
        民生证券还提到,未来新监管规则有望被引入,巴塞尔III中关于流动性的新规,流动性覆盖率(LCR)和净稳定融资比例(NSFR)有望成为新的监管指标。而通道业务则可能萎缩:
        在地方预算软约束和房地产上升周期下,由于表内贷款行业约束,存贷比约束,在融资需求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银行的利润考核压力借道表外为上述主体融资,信托,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成为表外融资通道。存贷比监管弱化,通道业务存在价值下降,上述机构将从通道向资管业务转型,实体融资成本也因此有边际上的改善。
        鲁政委称,经历20年的发展,存贷比这一监管指标已经制约了商业银行的进一步发展。他认为,监管层作出“存贷比今后将由监管指标变为参考指标”的表态,出发点是,在当前经济下行时,商业银行对存贷比束手无策,影响了信贷投放。
        亦有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国务院提出取消“存贷比”,但制约信贷投放的关键问题不是银行存贷比,而在于实体经济的信贷需求。
        平安证券研报中表示,目前,制约实体经济信贷投放不足的原因并非存贷比约束:
        上市银行存贷比均没有达到75%的上线。制约信贷投放的是整体实体经济需求不足以及银行出于信用风险的惜贷行为。存贷比修订短期内无法改变这一现状。
        国信固收研报中表示,如果从供给端来看,信贷额度管理比存贷比指标更为关键:从供给端来看,银行信贷供应的约束有两个:一是存贷比制度,二是信贷额度管理。前者导致了银行通过种种模式吸收一般性存款,提高了银行的隐性负债成本。后者依然存在,是比存贷比制度更关键的供给端制约因素。
       国信固收表示,当前经济运行中,更重要的是需求因素,信贷扩张无法显著的根本原因也是在于信贷需求的低迷。
总体来看,存贷比制度的取消,从银行资金来源成本方面利多银行业(在当前政策宽松背景下),但是从支持宏观经济,扩张信用派生方面看不到有利的支撑混改之后再混业:银行最快可能下半年获券商牌照
        随着《商业银行法》的大修完成,银行最快可能在今年下半年获得券商牌照。未来,“券商牌照”、“股权投资”、“理财业务”将成为银行业混业经营的三大重点领域。
        虽然目前仍然是分业监管,但银行业的混业之路却已在慢慢推进。浦发银行曾向国际集团等对象增发新股,以收购上海信托97.33%的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浦发银行将成为国内第四家持有信托牌照的商业银行,这被视为近期银行混业的最大动作。
        民生证券银行业研究员廖志明表示,随着利率市场化的加速推进,金融业混业经营是大势所趋,金融牌照预计将逐步放开。国有银行收购券商发展证券业 务将能够充分发挥国有银行客户规模和资金的优势,为客户提供更加全面的金融服务,提升综合竞争力。这与国有银行实施混改的目标是一致的。全能型银行将是国有大行的发展方向。
        廖志明表示,混业经营的实现将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牌照放开涉及到诸多法律法规的修改,以及监管体系的变革。
(来源:路透社、新京报、上海证券报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