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浙江金改动态

温州市长陈金彪谈温州金改

发布时间:2015-02-09 09:16:13

 在金融经济领域一谈到金融改革,人们第一时间就会想到温州。
        30多年来,温州一直处于先行先试的改革前沿。然而,很少有人注意到温州还同时是国家涵盖经济、文化、社会、生态等改革前沿,作为5个国家级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温州,2014年7月21日,确立了发展时尚产业,建设时尚之都作为城市定位。
        金融业发达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的支持与助推经济转型,更重要的是推动市场化运行与城市诚信环境的建立,从这个意义上讲,温州的金改每一具体项目的积极探索都为中国金融改革积累了经验,但也为温州城市发展起到引领推动作用。
        在温州金改三周年之际,温州市委副书记、市人民政府市长陈金彪详细阐释了金改的进展成绩以及给温州经济带来的改变。经过三年时间,温州金改取得了阶段性成功。国务院定下来的12条金改任务,11条已经有了突破,其中个人境外投资制度目前由于政策的原因,尚未取得突破。基础已经打好,相信温州经济会率先往上走。
        陈金彪同时补充,温州金改的四大体系建设也趟出了一条路。比如在企业不良处置的方法和流程上,相关法律和税收制度的创新上,在地方金融监管上,以及在民间资金市场监测上都获得了很好的经验。“经过这几年的实践,我们对温州金改前景充满信心。自主创新突破程度高于审批型创新。”
        创新解决温州经济先发性问题的积极作用
        温州金改源于2011年9月份风波以后。当时国务院决定用机制来换温州未来稳定发展之路,并且希望不光是为温州人、为浙江人铺,也能给全国趟出一条路。
        温州市市长陈金彪多次谈到,“温州金改诞生于三年前的春天,很荣幸我赶上了温州金改。2012年3月28日,我们列席国务院常务会议,那次会议是专门为设立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而召开的。当时,国家在温州播下了金融综合改革的这颗种子。”
        在陈金彪看来,温州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城市,温州金融改革发展之路也颇具特色。
        从历史上来看,温州是我国改革开放先行区之一。温州早在1986年就创办了全国首家股份制城市信用社;温州是全国第一个利率改革的试点城市;第一家民营股份制商业银行也诞生于温州。“温州人的血液里流淌着敢为人先的基因。这种源于民间的创新热情,创造了许许多多全国第一。”
        此外,温州民营经济发达,市场开放相对较高,这使得温州经济的先发早发特性非常明显。在金融发展尤其是民间金融上,温州也遇到了许多先发性的问题。比如,这次出现的“三险”——企业风险、金融风险、房地产风险。陈金彪认为创新解决温州经济先发性问题,对于我国整体金融的问题解决,有着积极的参考意义。
        温州金融改革的发展历程
        陈金彪认为,温州金融改革发展的历程大概有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起步探索阶段,时间大致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上世纪90年代初。这一阶段的特征是市场经济萌动倒逼金融改革,民间自发的金融探索开始活跃。其间曾爆发了台会等民间金融风波。
        第二阶段从上世纪90年代初到新世纪初是整顿规范阶段,期间体制深刻转型也带来温州市场经济的蓬勃发展。这一阶段的标志性事件是整顿城市信用社,清理农村基金会,正规金融都力求在增加中小企业融资量上下功夫,但同时凸显了城乡金融二元分化等问题。
        第三阶段是重点突破阶段,从新世纪初到2012年。温州市开始全面实施“1+8”地方金融改革创新战略,温州也被人民银行列入“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城市”。在推进农村金融体制改革试点、加强对中小企业信贷支持等方面有所突破。但由于地方金融监管的缺位等问题,最终导致了这一轮区域性民间借贷风波的爆发。
        第四阶段是综合试点阶段,国务院把温州再一次作为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可以看出,温州的金融改革探索走出了一条创新、深化、提升的道路。
陈金彪说,“经历了这四个阶段,我们深深感受到,国家级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对温州而言,不是一种特权,而是一种责任与使命。我们唯有勇于担当、开拓创新,做好试验田才能不负众望。”
        温州金改这颗种子苗旺树绿
        谈到温州金改的成果,陈金彪认为主要是完善了四大体系。
        第一,完善组织体系,做大做强地方金融板块。探索出了一条以正规金融为主、民间金融为补充、资本市场为转型舞台的地方金融发展新格局,着力构建多层次地方金融组织体系。
        首先,温州发挥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引领作用,推动温州银行增资扩股、股权转让,推动民营银行率先破冰起航。率先推出了小贷公司主发起人招标制,成功试点发行私募债、定向债和优先股,累计发放贷款15.9万多笔,规模达到1863亿元。其次,探索建立了地域封闭、对象封顶、规模封顶的农村资金互助会模式,累计发放互助金7.4亿元,3800多户农户受益。再次,重点是推动企业股份制改造。2013年完成企业股份制改造134家,2014年完成230家,这两年的股改家数是改革开放至2012年34年间企业股改家数的3倍,从根本上解决温州民营企业普遍存在的制度硬伤,远远走在了全省各地市的前列。
        第二,完善市场体系,用好用活民间资本。温州依据民间资本的存量结构,全面激发各类民间资本的投资活力。
目前,温州银行民间资本持股比例达到了71.3%。还完成了7家农村商业银行改制,引入民资40多亿元,民间资本百分百持股。其次,还通过设立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商业管理公司,推进千万元级的民间资本创设民间金融发展平台。此外,是通过组建政府平台来引导百万级的民间资本浇灌实体企业。目前政府牵头设立了三支引导资金,撬动资本56亿元,其中民间资本52亿元,引导民间闲置的资本进行股权投资。金改以来累计引导39亿元民资投向1000多个项目。最后是推出了三期“幸福股份”和一期“蓝海股份”,以股权的形式让市民参与市域铁路、海涂围垦等,带动了万元级民间资本参与政府的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已经累计发行43亿元。
        第三,完善服务体系,助推实体经济发展。
主要是围绕中小企业融资难这一问题,有效整合金融资源对接实体经济。比如,温州适应中小企业发展特点,设立了27家小微企业信贷专营机构,引导金融机构创新企业抵质押担保方式,推出了动产抵押、未来收益权质质押等76个创新产品。金改以来,累计新增直接融资超过450亿元。同时,充分发挥正规金融扶持实体经济的主力军作用,携手金融机构出台支持温州实体经济发展的“双十条”措施,信贷结构持续优化,中长期贷款比重提升到了30%,为近十年来的新高。企业短贷长用的问题有所缓解,小微企业贷款比重超过了53%。
        第四,完善监管体系,优化提升金融生态。  
        一是率先设立地方金融监管局,同时成立了金融仲裁院、金融犯罪侦查支队和金融法庭,初步形成了地方金融监管的工作格局。二是率先探索民间融资立法,出台了首部地方性金融法规。三是率先建立金融监管和金融审判联席会议制度,促进司法与金改形成联动机制。四是率先发布温州指数,有效缓解民间信息不对称问题,引导民间利率水平下降,并趋于合理化。五是率先获批设立地级市征信分中心,为健全社会征信体系、重组信用温州形象奠定基础。
来源:温州网